您所在的位置: 台江新闻网 >> 文化 >> 正文

隐形将军曾是福州双虹小学董事长

2017-09-07 15:46:40   来源:《福州晚报》2017年9月4日A13版    【字号

隐形将军曾是福州双虹小学董事长

  1943年,吴仲禧摄于柳州,时任第四战区中将军法监。

  辛亥革命时,他是一往无前的反清勇士;抗日战争时,他是激战日军的铁血将军;

  解放战争时,他官至国民党中将;他还有一个身份:

  中国共产党秘密党员、红色传奇特工——隐形将军曾是福州双虹小学董事长

隐形将军曾是福州双虹小学董事长

  抗战时的吴仲禧

  第一次听说吴仲禧名字,是1999年5月在当时屏东省直机关干部宿舍楼章振乾(1907-2005年)家,这位当年已92岁的著名爱国学者、教育家用他学者的冷静,说起了这位福州人的传奇一生;第一次听说他与“密使一号”吴石的生死战友情,也是那年在河南郑州采访吴石将军长子吴韶成时,这位河南省冶金建材工业厅总经济师,说起了父亲与吴叔叔在解放战争中携手将一份份绝密情报,送往中国共产党情报部门;第一次看到吴仲禧的照片,也是在那次吴韶成深情述说之中。在这之后,记者又陆续访问了吴仲禧当年的一些战友及战友的亲人们,一个高大的隐形将军形象越来越丰满地立于记者眼前。

  辛亥革命,他是一往无前的反清斗士

  吴仲禧,字奋飞,1895年出生于福州一个普通店员家庭。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福州光复。为彻底推翻清政府,福建都督府准备组建北伐军参战。福建都督府教育部部长黄展云发出招募福建学生北伐军通告:“满廷虽失东南,尚据西北。胡虏汉奸,犹复活动。专制之灰未冷,共和之制频危。”故我们“应群策群力,大张讨贼之旗”,“以声讨逆虏,光复汉土为己任”。

  16岁的吴仲禧,瞒着家人报名参加学生北伐军,立志如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一样,用鲜血和生命建设共和中国。

  1911年12月20日,是学生北伐军在福州东岳庙集训日,吴仲禧被母亲关起来,房门层层上锁,连一扇小窗户都被钉死,他趁姐姐给他送饭之际,夺门而出,飞奔东岳庙投军。

  1912年1月1日,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月11日,孙中山宣布自任北伐军总指挥,并制订六路进攻计划,下令出师北伐。

  次年1月17日,在福建革命军司令许崇智率领下,吴仲禧随福建学生北伐军,离榕开赴战场,队伍中就有他一生肝胆相照的战友吴石。

  1月21日,吴仲禧随福建学生北伐军抵达上海,与浙江学生北伐军一起被编入南京陆军入伍生团第一团,并荣膺拱卫警戒孙中山大总统的任务。2月15日,孙中山率包括福建学生北伐军在内的全体入伍生谒明孝陵。4月1日,孙中山宣布让位。吴仲禧与大部分入伍生一起,被保送进入武昌陆军第二预备学校学习。1914年,吴仲禧进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学习,他的同期同学中走出大量将军,其中就有白崇禧、张治中、黄绍竑等著名战将。

  毕业后,吴仲禧始终追随孙中山铁血共和,参加了护法运动和第二次护法运动。1922年10月18日,孙中山将撤退到福建的北伐军改名为讨贼军,任命许崇智为东路讨贼军总司令,蒋介石为参谋长,下辖三个军,吴仲禧任第一军第四旅参谋。1923年3月1日,中华民国军政府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正式成立,李济深任第一师师长,鉴于当时孙中山还没有培养军事干部的军校,李济深在肇庆创办了西江陆海军讲武堂,吴仲禧任教官,当时邓演达、蒋介石、陈诚等均曾在此执教或演讲。后来黄埔军校学生队的班长、区队长,大部分是由西江陆海军讲武堂调去的。

  之后,吴仲禧又任粤军第一旅中校主任参谋。

  北伐军兴,他是所向披靡的军中师长

  1925年,吴仲禧调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10师第30团中校团附,率部参加北伐战争。

  1926年5月在著名的汀泗桥战役中,因团长戴戟负伤,吴仲禧火线代理团长,曾指挥部队配合叶挺独立团攻占了汀泗桥,大败北洋军,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同年8月,他又率部随第四军,与第七军配合攻打贺胜桥,击溃北洋军阀吴佩孚军主力,俘敌3500余人,获重大胜利。此役,也为第四军赢得“铁军”美名。攻打武昌时,吴仲禧指挥的30团首先攻占敌守将刘玉春的司令部,累功晋升为第24师参谋长。

  1927年4月,吴仲禧调任第二十六师代师长,参加讨伐奉军的第二次北伐。在具有决定性的临颍战役中,因主力部队遇到奉军重兵阻击,伤亡重大,吴仲禧指挥第二十六师连夜迂回敌主阵地左翼和后防,偷袭辛庄。在共产党员、77团团长蒋先云英勇牺牲和76团团长沈久成身负重伤后,吴仲禧亲临火线督率各团官兵奋勇杀敌,终于攻占辛庄,迫使奉军全线溃退,取得临颍战役的关键性胜利,保证了北伐军主力顺利攻占开封。

  红军长征,他是促成粤军为红军让路的功臣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吴仲禧因愤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而回到福州老家,积极参加邓演达等人组建的“国民党行动委员会”(农工民主党前身)的活动,与林亨元(1909-1996年,福州人,著名法学家,中共密战英雄)被指定为福建省国民党行动委员会筹委会主要负责人。也就是在此时,他主持在台江开办双虹小学,亲任董事长,以该校作为掩护进步活动的据点。

  1933年11月,“福建事变”爆发,蔡廷锴、蒋光鼐、陈铭枢、李济深等人在福州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打出抗日反蒋旗帜,吴仲禧任人民革命政府军事参谋团高级参谋,参与军事决策。

  “福建事变”失败后,吴仲禧被蒋介石通缉,避往广州,后在保定军校学弟余汉谋任指挥官的赣湘闽粤第六绥靖区纵队当参议。

  1934年夏天,当年保定军校和北伐时的好友季方(1890-1987年,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介绍从上海来的中共秘密党员王绍鏊(1888-1970年,新中国成立后曾任财政部副部长)来找吴仲禧,说有要事想请吴仲禧设法通过关系面见陈济棠(1890-1954年,粤系军阀代表,1929年至1936年主政广东)。

  陈济棠的参谋长缪培南(1895-1970年,著名抗日将领)是吴仲禧保定军校学弟,关系不错,他请其帮助安排了王绍鏊与陈济棠的会见,使二人达成在粤北边境江西红军与陈济棠的部队互不侵犯的默契,推动了赣南前线双方代表的直接谈判。

  1934年10月,中共中央派何长工、潘汉年与陈济棠的代表细谈,达成五项协议。周恩来得知谈判成功,高兴地说:“这次谈判谈得很好,将对我们红军、中央机关的突围转移起到重大作用。也就是说,将使中央正式确定长征开始的时间和突围的方向。”陈济棠很快就将与红军达成的秘密停战协议的内容要点传达到前线少将以上军官,严令各部:红军不向我袭击不准出击,红军不向我出击不准开枪,要求各部队认真履行协议,让出大路给红军通过。

  抗战岁月,他是

  1937年,吴仲禧在武昌陆军第二军官预备学校的同学、北伐时第四军军长张发奎(1896-1980年,著名抗日将领)任苏浙边区绥靖主任,他任命吴仲禧为上校作战科长,负责修筑抗日国防工事。

  正是在此期间,吴仲禧通过王绍鏊的关系与上海中共地下组织取得联系,于七七事变前夕,由王绍鏊、何克希(1906-1982年,浙东抗日根据地主要创建人,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浙江省政协副主席)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根据上级指示,吴仲禧作为中共秘密党员,继续留在张发奎部队从事抗日统一战线工作,党内的单线联系人为潘汉年。

  1937年8月,“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吴仲禧先后担任国民革命军第八集团军和第二兵团少将高参、第四战区少将军务处长、韶关(广东战时省会)警备司令、第四战区中将军法执行监等职务,直到抗战胜利。在这期间,吴仲禧积极协助张发奎抗日。

  1938年夏天,张发奎率二兵团总部转进到鄂东南,大批部队西撤受阻于富水阳新渡口。张发奎接武汉会战总司令陈诚的命令,限时火速在阳新渡口架设一浮桥,保证西撤各军和重炮武器顺利通过,任务十分紧急。吴仲禧临危受命担任渡河指挥官,并动员民众,冒着敌机轰炸,仅两周时间就完成了架桥任务,保证了数十万部队及重武器安全西撤。在第四战区期间,吴仲禧还积极做张发奎身边一批开明高级军官的工作,如参谋长吴石、副参谋长陈宝仓(二人后来双双在台湾英勇就义)等。

  抗战期间,吴仲禧掩护和配合以钱亦石(1889-1938年,著名学者,抗战时担任第八集团军服务队少将队长)为首的战地服务队及中共特支刘田夫(1908-2002年,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广东省长、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左洪涛(1906-1990年,曾任广东省政协副主席)、杨应彬(1921-2015年,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广东省委常委兼秘书长、广东省政协主席)等人开展工作,他家即是中共特支主要活动地点,但中共特支并不知道他的秘密党员身份。

  1939年6月12日,国民党杨森部突然袭击我新四军驻湖南平江加义通讯处,酿成惨案。不久,吴仲禧得悉国民党特务阴谋破坏八路军驻韶关办事处,他立即派人通知办事处主任云广英(1905-1990年,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广东省政协副主席)注意防范,并采取措施保护。办事处从韶关撤退桂林时,吴仲禧又派人暗中护送云广英等到车站。

  吴仲禧的这些活动,曾被特务密报给蒋介石,说吴仲禧有“袒护异党嫌疑”,蒋介石立即密令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第七战区司令长官余汉谋查处,两位将军皆以“查无实据”上报蒋介石,保护了吴仲禧。

  1945年8月,吴仲禧随张发奎的第二方面军回到广州,任第二方面军中将军法执行监,在广州主持审判和处决了广东维持会副会长、和平救国军总司令吕春荣等一批汉奸。同时,与国民党上层民主人士联系,并以发起人身份参加李济深组建国民党民主促进会(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前身之一)筹备工作,这是吴仲禧参与筹建的第二个民主党派。

隐形将军曾是福州双虹小学董事长

  吴仲禧入党介绍人之一何克希

隐形将军曾是福州双虹小学董事长

  吴仲禧入党介绍人之一王绍鏊

  解放战争,他是

  抗战胜利后,第二方面军改为广州绥靖公署。1946年,吴仲禧调任南京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中将参议。抵达南京后,他立即通过秘密途径,与中共华东局情报部建立联系,希望到延安或解放区去。

  潘汉年等向吴仲禧详尽分析了全面内战即将扩大的形势,认为他中共党员身份没有暴露,中央又急需要国民党军的军事情报,要求他仍以“合法”身份,留在敌占区并谋个实职,开展军事情报工作,吴仲禧服从了组织决定。

  为更好获得重要军事情报,吴仲禧通过旧关系争取改任为国防部监察局中将首席监察官,后任国防部中将部员。他利用自己身份不受沿途宪兵特务盘查的便利,往返于南京、上海、广州、香港,深入虎穴,获得并传送了许多重要情报。

  吴仲禧进一步做时任国防部史料局长的好友吴石的工作,在上海以执业律师为掩护、从事中共情报工作的林亨元家中,吴仲禧介绍吴石认识了自己的入党介绍人之一王绍鏊等,吴石则介绍吴仲禧结识保定军校同学、抗日名将廖磊(1890-1939年)内侄、白崇禧华中“剿匪”总部情报科科长胡宗宪。胡宗宪是吴石的学生,对老师敬重有加。他每周都准时寄送《敌我双方兵力位置要图》给吴仲禧,既有国民党军部署的准确位置,又有“剿总”估计共方兵力部署的判断,吴仲禧一拿到,就及时交给沪、港的中共地下党组织。

  1948年8月,国民党总参谋长顾祝同在一次由蒋介石亲自主持的军事会议上作了关于长江防御战备方案的报告,内容涉及江淮地区和江南一带的兵力部署,以及江南第二线兵力编练计划。时任国防部中将部员的吴仲禧,获此情报后立即上报中共情报部门。

隐形将军曾是福州双虹小学董事长

  吴仲禧夫妇与儿子

  当时,徐州地区酝酿着长江以北的一场大决战,就在这时吴仲禧被国防部调去徐州“剿匪”总部。接到调令后,他立刻向此时在香港的潘汉年汇报。潘汉年指示他抓住时机,获取核心军事情报。

  1948年夏,吴仲禧以国防部中将部员职衔去徐州“剿匪”总部前,吴石亲拟介绍信,将吴仲禧推荐给刘峙的参谋长李树正。吴仲禧在获取了东起海州、西至商丘的徐蚌战场国共双方部队驻地、番号、兵种等情报后,以回南京治病为托,驱车南下,直奔上海,将情报亲自交给了时任中共华东局情报部部长的潘汉年。情报如何在最快时间里传到延安,又为淮海战役的最后胜利作出了哪些贡献,本报在8月29日《潘汉年麾下金童玉女的特工岁月》中做了详尽介绍,西柏坡的国家安全教育展览馆也有完整介绍。

  1949年1月淮海战役,以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结束。国民党作出放弃江北的“不守淮”决定,布置重兵防守江南。吴仲禧从两位参与制订作战计划的将领处得知后,立即向中共情报组织报告。

  不久,国民党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便向沿江守备的十个军长下达作战命令,明确各军的位置和任务,以及后勤补给的细则。吴仲禧通过在国民党联勤总部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鲁矗(又名鲁令子)的关系,获取汤恩伯签署给江阴至芜湖一带江防十个军作战任务和后勤补给的命令。当时,因为李白电台暴露,与吴仲禧联系的上海情报线已断,吴仲禧专程乘飞机到香港,将此绝密情报交给刘人寿(本报《潘汉年麾下金童玉女的特工岁月》曾详尽介绍刘人寿),刘人寿用秘密电台立即呈报中央军委。

  吴仲禧还传送出许多重要情报,如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前后,他通过“华中剿总”情报科长胡宗宪,获取定期编发的华中作战态势的机密旬报等等。他还积极争取了国民党军队高级将领吴石、陈宝仓为我提供有关西北、西南、华南的敌军态势及台湾的重要军事情报。

  吴仲禧获取并传送的情报,有的直接呈送毛泽东主席,为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新中国诞生建立殊功。

  1955年,中共党组织

  1949年广州解放前夕,吴仲禧和妻女避居香港,继续在港为党做情报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吴仲禧回到广州,以民主党派身份出任广东省人民法院副院长、代院长。1955年,经批准,中共党组织正式公布吴仲禧党员身份。此前,他家中只有长子知其是入党18年的老党员。那是新中国成立前夕,1941年就已是中共党员的吴仲禧长子吴群敢(1950年至1956年间曾任周恩来办公室秘书),奉命传递情报,才知接头人是父亲。

  在此之后,吴仲禧曾任广东省司法厅厅长、党组书记,广东省政协常务委员兼副秘书长,第五、六届广东省政协副主席,民革广东省委副主任委员等职,后于1983年6月15日在广州病逝。

  吴仲禧与夫人王静澜恩爱一生,有8个子女。他清廉可风,生活俭朴。“闽变”失败后,吴仲禧举家避居广州,无钱过年,吴仲禧让女儿到友人处借钱,受到嘲笑,妻女难过流泪。解放战争期间,吴仲禧在宁沪从事情报工作,须着便装出行,但家贫难以置起与之身份相符的西装,最后是女儿出资为他添置了两套像样西装。1948年冬,吴仲禧到上海向党组织汇报工作,负责人见吴仲禧衣着单薄,专门给他买了一件呢子大衣,吴仲禧十分感动,新中国成立后仍一直珍藏着,在一些重要聚会才会拿出来穿一下。

友情链接